本版主室內設計持:南兆旭
   本期指導:昆蟲生態學碩房屋二胎士 嚴瑩
   本期主題
   微觀生命
   一隻國家級保護動物熊貓的重要性,沒有勝過一條蚯蚓和一個肉永慶房屋眼幾乎看不見的塵蟎,相反,後者更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,所有的物種,所有的生命,不論大小、強弱、美醜,無論肉眼能否看得見,都值得我們去尊敬。
   南兆旭/文
   在深圳的山嶺、溪水和海岸邊,我們能觀察到的生物,其實只是自然界生物中的小小的一部分,我借錢們看到的飛翔的鳥、盛開的花,忙忙碌碌的昆蟲和游遊蕩盪的小魚,僅僅是生物的滄海一粟。
   在山野里,如果我們抓起一把泥土,裡面會存在著數不清的微生物;而1平方米的土地上,可能有1000種不同的支票借款無脊椎動物。
   我們關註和喜好熊貓、長頸鹿、大象、白鷺、蝴蝶,是因為它們體積龐大、外表美麗、動作可愛。其實,蒼茫的大地上蘊藏的生命大多數既不美觀又不引人註目。像被達爾文稱為地球上最有價值的動物蚯蚓,疏鬆土壤,肥沃土地,分解人類排放的有機垃圾。此外,蠕蟲、螞蟻、塵蟎、藻類、黴菌和細菌可以將動植物的屍體分解轉化成植物所需的主要的養分。就在我們自己的身上,也生存著比細胞多十倍的細菌,它們分解食物,阻擋外來細菌的侵襲,如果沒有它們,我們根本無法活下去。
   所有的物種都是平等的,自然界沒有害蟲益蟲之分,所有的生命都是進化後大自然的選擇,都在生態系統中承擔一個不可替代的角色。熊貓、華南虎、北極熊、黑臉琵鷺這些保護動物的重要性,沒有勝過蚯蚓和塵蟎,相反,後者更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,所有的物種,所有的生命,不論大小、強弱、美醜,無論肉眼能否看得見,都值得我們去尊敬。
   蜉蝣
   已被開發挖掘修建得千瘡百孔的梅林後山,似乎總和遠古有些關聯,有侏羅紀年代恐龍的食物桫欏,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樹種之一蘇鐵,2011年的夏天,又遇到了這隻蜉蝣,最原始古老的有翅昆蟲——早在3億年前的古生代石炭紀,蜉蝣就已振翅穿行於蕨類植物形成的森林中。
   這隻在水中出生的蜉蝣,爬出水面後在葉片上蛻變為成蟲, 朝生暮死,24小時就將告別這個世界。其間連東西都不吃,完成交配產卵後就離開世界,是天地間的匆匆過客。南兆旭/攝
   蝽象卵
   梧桐山,一片葉子上蝽象產的卵。蝽象就是我們俗稱的臭板蟲、臭大姐,有臭腺孔,能分泌臭液,在空氣中揮發成臭氣,是自衛的手段之一。施靜/攝
   蝶翅
   這是星空嗎?這是銀河嗎?不是,這隻是巴黎翠鳳蝶的一片翅膀。
   夏日,在馬巒山的溪水邊,看到了一片落在地上已經枯死了的巴黎翠鳳蝶,撿起來,展開它的翅膀,放在陽光下細細打量,那一刻,我想,如果有上帝的話,翅膀上面的圖案一定是神的告示:在大自然面前,請你們一定要明白人的卑微。南兆旭/攝
   蝶卵
   微距鏡頭下的橙粉蝶卵。作為變態昆蟲的蝴蝶,一生要經過卵、幼蟲、蛹和成蟲四個階段。從肉眼幾乎看不清的卵,到翩翩飛翔的生命,一隻蝴蝶用生長告訴我們,萬事皆有可能。陳錫昌/攝
   珊瑚
   大鵬灣海底,扁腦珊瑚透明的觸手,細小的觸手上帶有毒刺細胞。扁腦珊瑚用觸手進食,同時也用觸手清理周邊生物,為自己拓展生存空間。王炳/攝
   細足捷蟻
   梧桐山,一小節灌木的枝丫間,大有乾坤——一群細足捷蟻正在收穫吹綿蚧分泌的蜜露。
   細足捷蟻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(IUCN)列為100種最具破壞力的生物之一。它們既是“拾荒者”,又是“游獵手”——可以獵食比它們身體大幾倍幾十倍的動物。它們同時還是“放牧人” ,飼養蚜蟲,吸食蚜蟲分泌的蜜露。黃志華/攝
   桫欏葉
   仙湖植物園,國寶級植物黑桫欏的葉片,上面佈滿孢子。桫欏是現存唯一的木本蕨類植物,不開花,也不結果實和種子。在它的葉片背面有許多孢子囊群,孢子成熟後隨風飄散,落到土壤中,逐漸發育成胚後長成一棵新的桫欏。
   南兆旭/攝
   一沙一世界
   每一粒沙子都經歷了一段漫長的故事——它們從火山灰、遭侵蝕的山脈、死亡的生物體演變而來。東涌海岸邊一粒海沙,最早可能是火山噴發時留下的岩石,上億年裡,海水對岩石永不停息地侵蝕和沖刷,讓易溶於水的成分比如石灰岩流失,而堅硬的石英卻保留了下來,天長日久地風化,大塊的石英也會逐漸破碎成小塊,海水反覆磨礪,終於變成了一粒晶瑩的海沙。
   ?微鏡頭下的沙子。蓋里·格林伯格/攝
   一花一天堂
   簕杜鵑的花只有米粒大小,像個小漏斗。
   簕杜鵑花朵沒有香味,又太小,為了吸引蜜蜂或蝴蝶來為它傳花授粉,它將緊貼花瓣的苞片增大,“染”上多種艷麗的色彩,酷似美麗的花瓣,招蜂惹蝶,達到傳宗接代的目的。
   杜鵑花是深圳的市花,也是惠州、三亞、北海十幾個城市的市花,是深圳街道和小區里常見的色彩最豐富的植物。
   ?微距鏡頭下的簕杜鵑花。南兆旭/攝
   它們可在修煉成人?
   在深圳的山野里,會發現一些蟲蟲、花朵和葉片的圖案,放大來看,是活脫脫的人的模樣。怪不得在神話和傳說里,常常有化身為人的蜘蛛精、花神、樹仙。
   事實上,無論怎麼進化,大自然也不會賦予甲蟲一張真正的人臉,充其量不過是有些相像而已,有些生命遠在人類出現之前,就已在地球上繁衍了許多代。與人形相似的圖案,僅僅是一種巧合——要知道,這個地球上的生命超過150萬種,有什麼樣的巧合是不可能的呢?
   也有一種說法:根據物競天擇、適者生存的進化理論,有些動物為了取悅強大而無所不能的人類,激發他們的善念,會將自己身體上的“人臉”加以完善,可以避免傷害。這個近似荒誕的推想有個基本的錯誤,有些人類的鐵石心腸,哪裡是一個人形圖案能打動的?
   互動
   上期主題:夜行動物
   @光陰幾何web:難得一見的深圳野生豹貓
   @mshuangchao:這才是好貓!
   @雪虎不息 :@三北大貓 以前看到的南方豹貓斑紋很清晰的,這是冬毛嗎?
   歡迎到@晶報 和@南兆旭 的新浪微博參與互動  (原標題:深圳微世界:即使最細小的生命也應該獲得尊敬)
創作者介紹

綠光森林

st77stpx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